会如同那些创造过惊天伟业的先人一样在史书上

  因为自从他对后蜀用兵以来,虽然是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,而对方的国君也对他表示出了臣服之意。
 
    奈何这蜀国山高皇帝远,只要这孟昶存在蜀地一天,那边的叛乱就如同星火燎原一般的,这边刚刚扑灭,那边又再一次的升起。
 
    作为精神领袖一般的孟家,最终让赵匡胤发了狠,当他打算朝着孟家斩草除根的时候。
 
    这个不长眼的孟昶仿佛也闻到了危险的味道。
 
    他就这些写好了降表,一路上敲锣打鼓,拖家带口的就直奔着开封而来。
 
    让那原本打算发飙的赵匡胤只能憋着气的又收了回来。
 
    你说难受不难受?
 
    所以这一次的宫廷盛宴,那简直就是宴无好宴。
 
    为了壮大这宋朝宫殿内的声势,就算是一向节俭的赵匡胤也发了狠,弄了一个全员皆上的架势。
 
    这个宫内的大大小小的内侍们都行动了起来,一方面是为了这场不露怯的宴会,另外也是好奇与这个也是名满天下的孟昶以及他的花蕊夫人的名头,到底是不是与传言中的相符。
 
    这般的急切心情,顾峥是很难理解。
 
    他将自己头上的纱冠整理整齐,平复了一下长袍底部有些褶皱的底摆,不慌不忙的就从寝室中踱了出来。
 
    三年未见的顾峥,早已经抽条张开,年幼的儿童,已经变成了一个高瘦却不青涩的少年。
 
    就算是穿着着一身色调颇为压抑的黑青色,也难以掩盖他身上所透出来的独有的气质。
 
    平日中王继恩总是看着顾峥就呆愣上一会,在替他整理衣冠的时候,也会感叹一句,为什么偏偏是这等的人物,却是进到了宫内。
 
    这样的顾峥,果不其然又让在门口等候的王继恩恍惚了一下,心中的所想也一秃噜嘴给说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顾峥。”
 
    “嗯?”
 
    “你后不后悔进宫来了?若是我早知道…”
 
    知道王继恩想要说什么的顾峥,立刻就打断了好友继续的说辞:“不后悔!”
 
    “从来不曾后悔!”
 
    “若是我心中坚持着那一点对于男人的尊严的在意,那么等待我们家中的,则是一家五口人齐齐的在这个乱世中饿死。”
 
    “早几年的开封城内,你又不是不清楚是什么样的光景。”
 
    “别说我家中的孤儿寡母了,就是孤身一人的壮汉,也不保证能够顺利的活下去。”
 
    “你看我现在的日子过得多好?”
 
    “后唐的攻略图我已经交了上去,不日,我的职位就要再一次的升了一升。”
 
    “皇帝爷感念我的救驾之恩,对我也是拿心腹来新任。”
 
    “现如今翰林院内职的人员当中,只有我的职位最高,虽然是不入品的九品小官职,但是却能手握翰林院外派六七品内宦的裁撤调换之职。”
 
    “这样的好事,是多少人一辈子都求不来的福气。”
 
 467 花不足以拟其色
 
    说到这里的顾峥,用最诚心实意的目光看向王继恩,继续说道:“更何况,我家中因为我这般的俸禄之高,竟是能换了破屋,住到普通平民的西城区内居住。”
 
    “我的弟弟妹妹,虽然也要做一些家务活,却不再会因为吃不饱穿不暖而有夭折的危险。”
 
    “我多病的母亲,在体虚的时候能够抓上最平常的药汤喝喝。”
 
    “这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?”
 
    “再说了,我只入宫了三年,总有一天,我顾峥,会如同那些创造过惊天伟业的先人一样,在史书上留下一笔。”
 
    “哪怕是一句话,也是要站的堂堂正正,不因身体残缺而自卑自怜,不因职位特殊而心存遗憾。”
 
    “我要向世人证明,就算是宦官之中,也是有那正正经经任职,忠心于这个皇朝之人。”
 
    “而我每多做一份工,也是为后人多留存一份力。”
与王继恩一前一后的携手共赴宴会而去。
 
    而就在他们前脚离开不久,就有一个一脸平静的小黄门从不远处的小径中,端着一盘盘的瓜果而去。
 
    他们当中有一个耳聪目明的内侍,抖了抖自己的耳朵,将自己刚才利用自身特殊的本事而偷听来的顾峥与王继恩的对话,给用心的记录了下来。
 
    待到他将宴会用的盘子摆放在了案几之上的时候,这则十分小却是与皇帝爷有关的消息,已经传到了赵匡胤的私榻办公桌前。
 
    这位帝王,因为前期的阴谋,到底是怕了。
 
    一个名为皇城司的产于心腹内侍的组织,终于还是出现了。
 
    作为一个检验对于皇帝的忠心程度的消息汇总检查中,顾峥与王承恩完美的通过了这一关。
 
    这让原本因为要见到那个可恶的孟昶而心情并不怎么美好的赵匡胤,嘴角都翘了三分。
 
    他一个翻身,从矮榻上跳了下来,伸开双臂,就吩咐出了下一个命令:“来人,更衣。”
 
    一场属于乱世中的王者的交锋,即将要开始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