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曲风都是中国风的居多生僻倒是挺生僻的但

 这时候一旁的一个小宫女终于是赶到了台阶的底下,朝着花蕊夫人递过去了一方黄色的绢帕,让这夫人一把扯过来之后,就仰着头的把手绢给扣在了鼻孔之上,一边一个捻的就将鼻血给塞住了。
 
    这豪迈的大气的,仿佛直接就换了一个人一般。
 
    这一表现让坐在台子上的赵匡胤哈哈大笑了出来:“真是一个妙人!花蕊夫人,你还未曾表演就将朕给逗乐了,朕对你接下来的表演,可是太感兴趣了啊。”
 
    “你这身体表演一个歌舞,可是无碍的吧?”
 
    这句话说得,让一旁刚想开口拒绝的孟昶的话,就被噎了回去。
 
    听到这话,正在用手帕将鼻孔底下的残血擦拭干净的花蕊夫人,手底下的动作一下子就顿住了,但是她在犹豫了不到一瞬之后,就朝着上首的赵匡胤一抱拳,回到:“领命!”
 
    然后一撸袖子,将那一团沾了血的皱皱巴巴的手绢塞回到了小宫女的手中,临了还不忘记摸摸对方那顺滑的小手背,这才恋恋不舍的一提碍事的裙子,大跨步的就迈到了台上,一下子就站到了这个舞台的中央。
 
    站到中间了之后,这位花蕊夫人再一次的仔细观察了一番台下人的穿着,就开始成胸在竹的唱起了压根就没有人听过的小曲。
 
    曲调一起来,台下的顾峥就啧了一下,台上这位唱的竟是连他自己都甚少听的李一刚的歌曲。
 
    这位以反串走红的歌手,他的曲风都是中国风的居多,生僻倒是挺生僻的,但是还挺好听。
 
    正好这个曲子也算是应景,曲牌名就是清明上河图。
 
    没想到这个后来的灵魂小球,竟然是一个聪明人。唱曲子的时候还自动的给翻译成了现在新宋朝的官话。
 
    待到台上的花蕊夫人用这轻盈的嗓音给唱完了之后,效果竟然是出奇的好。
 
    虽然这伴奏没有跟上,但是坐在上首的赵匡胤还是十分给面子的啪啪的拍起了巴掌。
 
    “好!花蕊夫人果然是名震后蜀的才女,这一曲颇有民间味道的唱词,真是朗朗上口,通俗易懂。”
 
    而站在中间脸很大的花蕊夫人,则是一拱手,领了赵匡胤的赏。
 
    “谢谢陛下!”
 
    这一拱手了之后,这花蕊夫人就面带复杂的看了看台下望眼欲穿的孟昶的方向,不情不愿的拎着裙子,噔噔噔的又走了下来。
 
    委委屈屈的找到了自己的座位,一屁股就坐在桌几的面前,开始装忧郁状了。
 
    剩下的这位莫名的来客,怎么跟她现在的金主交流?这就不是顾峥所要操心的事情了。
 
    他反倒是将注意力全部的都放在了感觉十分不对的赵匡胤的身上。
 
 469 宦官与娘娘……(二宝死忠分和痕迹空无的打赏加更)
 
    这位帝王,正在有意无意得劝解着孟昶喝酒,待到宴会散去了之后,这位仁兄竟是喝得酩酊大醉,两股战战,连自己离开宴会得能力都没有了。
 
    看到这样的赵匡胤甚是好心的说道:“孟爱卿真是真性情。”
 
    “不若就在外殿的偏殿处,凑合上一宿,明日再出宫吧。”
 
错,在宫外的孟昶,不过七日的工夫就一命呜呼,而那位名满天下的花蕊夫人,却被人用一顶小轿,偷偷的给送入到了宫中。
 
    安置在了只有几个人才知道的藏娇阁之中。
 
    恰巧,这个阁楼没有瞒得过四海之内皆是朋友的顾峥的眼睛。
 
    自己从福宁宫中去往翰林院的左右两个分岔路口中,选择另外一条小径,就能够穿过一片的清幽,找到花蕊夫人的所在。
 
    待到顾峥带着一身的威压,出现在被送进来之后就忐忑不安的花蕊夫人的面前的时候,那个奇怪的灵魂,扑通一下就给顾铮跪下了。
 
    “大神!这位大神,救命啊!”
 
    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顾峥有些奇怪的将手给抄了起来。
 
    而对面的花蕊夫人则是嘿嘿一乐,连滚带爬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之后就回到:“我不认识大神啊,不过我感受到了来自灵魂上的震撼,脑子里这个废物点心一般的系统跟我说,对面的人身上也有系统,只不过是更加高级的存在。”
 
    “这位仁兄大神,难道你的系统是最强太监系统吗?”
 
    突然不知为何,觉得自己涵养极其过关的顾峥……很想打他。
 
    但是想要搞清楚这位仁兄的来处的顾峥,却是忍着手痒,继续的确认了下去:“你是个男人的吧?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